Китай : главная
Журнал «Россия и Китай» издается в рамках проекта «Евразийское иллюстрированное обозрение».
Вход

中文

为什么西方永远也不能取胜但是又不饶恕俄罗斯

Андре Влчек 安德烈  弗尔切克

纵观俄罗斯的历史可以直观地看到,她曾经为全人类的生存而斗争过。当然,具体事件的表现远远不会总是这样。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伟大的国家的确不止一次地反抗过威胁我们这个星球生存的强大的邪恶势力。.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人民(绝大部分是俄罗斯人)为消灭纳粹分子所做出的牺牲至少有2500万人(男人,妇女和儿童)。在现代历史中,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考验。

二战胜利后,俄罗斯与中国(后来还有古巴)马上就开始实施一项最不可思议的和光明正大的全天候行动计划:

有条不紊地摧毁西方殖民主义。在世界各地被压迫的人民都奋起反抗欧洲和北美洲的野蛮行为的时候,苏联准备成为他们获得重要资金,意思形态和军事援助的一线希望。

随着饱经压迫和贫穷的民族一个接一个地获得独立,在所有西方国家的首都出现了憎恨苏联和俄罗斯民族的情绪。因为他们认为对“非白人的”大陆进行掠夺是“文明世界”的自然权利。在美国和欧洲,诸如“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这类字眼很快就获得了贬义色彩,至少从外表来看是这样。这样一来,以支持所有这些大陆上的解放斗争为理由而把苏联妖魔化(并对它加以攻击)会适得其反,所以出现了精心炮制的“邪恶帝国”理论。

俄罗斯一直是个“阻力”。这个巨大的国家一直在阻碍华盛顿、柏林、伦敦和巴黎的残忍计划,阻碍他们企图控制和掠夺全世界的计划。

然而,这些行为越是光明正大,对它们的攻击就会显得越加龌龊。俄罗斯历来就能出色地掌握动员自己的全部力量、为实现某一个单一的人道主义和深度道义的目标而集中投放它们的特殊本领。她的斗争总是含有某种神圣、某种高尚和异常重要的成分。
“起来,伟大的国家,起来,做决一死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一首伟大爱国主义歌曲《神圣的战争》的开头就是这么唱的。当俄罗斯浴血战斗的时候,对她来说只有胜利才是最重要的。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取得胜利。

俄罗斯的命运决定了她要为全世界而斗争。如果你不相信命运,你就永远看不懂著名的《俄罗斯之魂》。这里的问题不在于宗教信仰:俄罗斯大部分是无政府主义者和无神论者。但是俄罗斯相信命运并接受命运。

 另外 ,在大多数情况下,俄罗斯其实是没有选择余地的,要么取得胜利,要么就是人类的灭亡,两者必择其一。当世界的生存受到威胁时,俄罗斯总是奋起捍卫,她的表现是那么狂怒,吓到一切,她的愤怒和果敢同时也展示出了她的美丽。她利用自己土地上的每一把土、用每个人的心进行战斗。几乎是每次都胜利了。但是付出代价也是惨重的 —— 葬送了几百万儿女并浸入了难以想象的悲伤和痛苦的海洋。而在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人安慰她。在战火还在肆虐的时候,当失去亲爱母亲和妻子的人们还没来得及擦干泪水的时候,背信弃义的西方国家及他们的宣传工具就开始对她进行唾弃、嘲笑和贬低了。贬低她的英雄气概,嘲笑她的重大牺牲。他们认为,为拯救人类献出生命的几百万人,实际上都是毫无意义地死掉的。

为了讨还英雄主义,俄罗斯没有提出其他要求,只是要求还给两样最基本的东西:承认和尊重。但是,这两样东西一样也没有得到。今天,俄罗斯再次挺身而出,开始与西方国家和一些地区拍西方马屁的凶恶国家创建并武装起来的伊斯兰教国家的拙劣仿造品——“伊斯兰国“恐怖组织进行书写史诗般的斗争。

俄罗斯不得不这样做。其实,如果俄罗斯不去做,又有谁能这样做呢?

在西方国家的十字军东征和可怕的几百年殖民主义统治之后,中东作为现代文明的摇篮之一,实际上是什么都没有了。遭受掠夺和屈辱的中东已经变成了为西方服务的顾主国家的一块可怜的马赛克。几千万人被打死了。可以掠夺的东西都被掠夺光了。社会主义的和非宗教国家的政府被逼得走投无路,被打翻在地。

我在这个地区工作过多年,我可以证明:除了非洲以外,在世界其它地方是见不到象西方国家的贪婪和野蛮行为给这里带来的这么惨重灾难的。.
叙利亚和伊朗,这两个历尽苦难、饱受致命伤害、感到绝望的国家向俄罗斯求助。俄罗斯当即同意了。.
当然,我已经听到从欧洲和北美传出来的“俄罗斯的利益”和“势力范围”等难听的言论。因为在西方没有什么神圣的东西,是根本不可能有的。因为在那里一切事情都会有恶意讽刺和虚无主义的参与……如果西方的行为像一个暴徒,那么世界其它国家也必须涂上与他相同的颜色和色调。总而言之,西方没有盟友,没有感情,只有利益。这不是我自己杜撰出来的,当我在非洲那些遭到破坏的地方居住和工作的时候,当地的人们反反复复地跟我说过这个事情。

但是,我不在意巴黎和华盛顿的人们说什么。只有伊朗、叙利亚和黎巴嫩的人们之说才最有意义。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那里的情况:如果你走进一家理发店,对理发师说你是俄罗斯人,在场的人们都会站起来,拥抱你,有些人甚至还会激动得流下眼泪。俄罗斯永远不会进攻别的国家。但是,如果她自己遭到打击,她发起怒来可是非常吓人的,尤其在战争时期更是这样。“谁拿着剑冲着我们走来,他必定死于剑下!”———十八世纪的诺夫哥罗德大公亚历山大·涅夫斯基这样说过。

不久前,俄罗斯轰炸机在叙利亚上空被土耳其空军击落,这个事件加大了发生更大规模地域战争的危险。土耳其是北约组织成员国,在整个地区扩展恐怖行动:从利比亚、索马里到伊拉克、叙利亚以及它自己的库尔德地区。它在折磨人,害死了很多人(其中包括记者),抢走了几百万人的自然资源,传播(主要是利用卡塔尔的资金支持)最顶级极端主义的伊斯兰教义。我在很多年以前就认识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那是90年代初,在伊斯坦布尔,当时他是伊斯坦布尔的市长,而我在那里写一些关于西方是如何有计划地摧毁南斯拉夫的文章来发表,以便 “舔平自己的伤口(修复心灵上的创伤)”。

“您会说土耳其话吗?”——他有一次问我。

“不太好,会说一点。”———我回答说。

“但是您能非常网美的说出我们党的名称,这证明我们是多么重要!”——他激动地叫道。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看出他是个傲气十足的有很多毛病的好斗的坏家伙。我当时怎么也不能想象他能有这样美好的仕途,然而这个仕途恰恰让他得到了。由于他,全地区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在受苦受难。现在,他击落了俄罗斯的轰炸机,有侵入伊拉克。

土耳其曾多次与俄罗斯交战,它几乎每次都失败了。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年代里,土耳其得以生存下来还得感谢苏联的帮助。所以它应该反复思考以下的举动。.
俄罗斯不仅仅是在“打仗”。它为全人类的生存而进行的斗争,正是一种艺术作品、诗篇、交响乐。这很难解释,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一切都交织在一起。

无耻地击落俄罗斯的苏-24,也是对二战两千五百万牺牲者坟墓的鄙视。这是极为恶劣和愚蠢的举动。俄罗斯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如果你想打仗,就面对面地打。如果你想一个胆小鬼去杀人,闯入被洗劫一空的邻国,你总有一天会看到字天上飞的不是苏-24,而是更大的重型战略轰炸机。俄罗斯是不可战胜的。这里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是非常务实的:俄罗斯是核大国。第二个原因是俄罗斯都是为了正义事业而战,而且是用出全部力量全心全意地去战。

如果没有俄罗斯,地球就不会存在了。至少是我们已经看习惯了的这个地球样子不会存在了。那时,西方及其法西斯基督教国家会控制了整个世界,对弱小民族和非白人说话,就像跟动物交流一样(比现在还要糟糕):盗窃和破坏行为就会没有界限和限度。

所谓的“文明世界”(用他人骨肉修建自己的剧院,学校的世界)就可以不受一点阻力地全面控制我们的星球。

幸运的是有俄罗斯存在。而且她是不可战胜的。不论在么时候,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战胜她。西方永远不会饶恕俄罗斯,是因为她站到了贫穷的受压迫的人群一边了。 

我怀着对对俄罗斯特别友好的感情和对反对西方殖民主义政策的斗士——法国记者安德烈·费尔切克的才华十分钦佩心情翻译了此文。所以,我不收取翻译费,以表示对正义事业的支持。王振远

 

1.   Перевод безвозмездно выполнил Ван  Чжэнъюань, движимый особыми чувствами дружбы к России и восхищения талантом журналиста Андре Влчек , борца против колониальной политики Запада во главе с США.

1、王振远怀着对俄罗斯特别友好的感情和十分欣赏反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殖民主义政策的英勇战士、新闻记者安德烈弗尔切克的才华的心情,无偿地翻译了这篇文章。

2.  Автор статьи, Андре Влчек, является известным журналистом-международником, специализирующимся на проблемах стран "третьего мира", разоблачающим преступления мировой финансовой элиты"

2、此文作者安德烈弗尔切克是一位著名的新闻记者,他专门研究“第三世界”国家问题,揭发国际金融特权阶层的犯罪行为。

Партнеры

Российский центр при Китайской ассоциации по развитию предприятий за рубежом
Русско-Азиатский Союз Промышленников и Предпринимателей (РАСПП)
Межрегиональный совет Российско-Китайского комитета дружбы, мира и развития
Фонд «Дом русско-китайской дружбы»

 

 


Фотографии Китая

Господин Синь Чживэнь Производство чая: Провинция Хубей   Общепризнанно, что Чайный путь начинался в Ханькоу. Сегодня этот древний город, вместе с городами Уч ...

Великая Китайская стена (长城) Великая Китайская стена (长城)   Крупнейший памятник архитектуры. Проходит по северному Китаю на протяжении 8851,9 км (с учётом ...

Яньтай Города провинции Шаньдун   Вэйхай 威海 Яньтай 烟台 Жичжао 日照 Циндао 青岛

Население Китая 2018

Статусы AliExpress



Китай: Города и провинции

Россия: Федеральные округа




 
 
 
© 2008-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