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итай : главная
Журнал «Россия и Китай» издается в рамках проекта «Евразийское иллюстрированное обозрение».
Вход

中文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稳定的保障

谢尔盖﹒格纳季耶维奇﹒卢贾宁

谢尔盖﹒格纳季耶维奇﹒卢贾宁, 政治学家,中国蒙古学专家,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历史学博士,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很多人认为他是“多方面加强中俄合作”理念的主要倡导者。

我们与谢尔盖﹒格纳季耶维奇﹒卢贾宁在贝加尔国立大学国家政法与国际安全学院进行了交流。谢尔盖﹒格纳季耶维奇﹒卢贾宁是贝加尔国立大学的特邀教授,他经常来此开办讲座。

 

- 谢尔盖﹒格纳季耶维奇,我昨天刚刚观看了著名对华研究员谢尔盖﹒杰维亚托夫的讲话。他在讲话中提出,现在的中国,打着实现“中国梦”的旗号,大力建设国家社会主义。您同意他的观点吗?

-当然不同意。而且有很多能够推翻这种观点的论据。首先,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况:在俄罗斯有部分以沙拉维、赫拉姆奇迅为代表的军事专家认为,中国在不久的将来会对俄罗斯发起军事攻击。他们还推断中国将占领包括俄联邦在内的半个世界,所以俄罗斯应该时刻准备应对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复杂严峻的军事形势。这些假设都是建立在他们认为的中国内部存在扩张主义的基础上。这些军事专家认为,在中国新主席习近平上台后,中国会打着实现“中国梦”的旗号不断对外扩张,对世界构成比原来更大的威胁。

而我则是从实际出发,认为继续向北方扩张对中国没有任何利益。并非中国有多爱俄罗斯,而是从战略角度出发,俄罗斯能够在长时间内保证4500公里中国国境线内的稳定与和平。在与他国相处中,中国也有很多问题:与美国的竞争,与日本、越南的领土问题,与印度的历史遗留问题等,这也就意味着中国东方边境并不太平。对于中国而言,俄罗斯是一个稳定的“战略性”伙伴(正如外界对中俄关系的定位)。所以中俄可以保持长期和平。至于“中国对俄采取军事行动”这一说法也极为不真实。中国需要俄罗斯的煤炭资源。购买自然资源显然为资源而战容易得多。中国与多个国家签署了煤炭等资源的购买协议,虽然俄罗斯占有很大比重,但它并不起决定作用。

唯一我能认同的,那就是自从习近平主席提出实现“中国梦”,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以来,中国人民的爱国情绪空前高涨,并呈现出明显的增长势头。但近些年在北京、上海等地发生的以“抵抗日货”为目的,对日本企业打砸抢烧的极端行为也很让政府头疼,但中国政府还是在短时间内让国内形势恢复和平稳定。虽然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只是一线之隔,但我相信,负面的理论几乎不可能影响中国政府的立场。

 

- 什么才是这种稳定的保障呢?怎样才能保证健康的民族主义和国家社会主义之间的平衡呢?

- 在中国,共产党就是这个保障。有人支持共产党,有人则反对共产党。无论支持与否,我们都不得不承认,共产党是中国的领导核心,是国家管理的有效方式。共产党积累了30年的改革经验,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导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多领域同步快速发展。正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才能在全世界各项排名中(包括国民生产总值)位居第二,仅次于美国。只有在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中国才能以现有的速度飞速发展下去。也只有共产党才能同极端主义分子做斗争。况且,共产党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如果任由极端民族主义发展下去,会产生什么样的严重的后果。(共产党明白,任何发展民族主义的尝试都是自取灭亡。)共产党领导阶层都没有忘记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黑暗。上千名党员被批斗,被下放到农村劳动改造。文化大革命给整个中国造成了无法磨灭的伤害。除了共产党,中国没有一个可以成为执政党的其他党派。也正是共产党,控制、降低了出生率。没有任何一个党派能够在多党制(西方所倡导的)基础上成功完成计划生育。

人口问题依然是中国最尖锐的问题之一。虽然长达30年的计划生意政策和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中国出现了人口老龄化等社会问题,但没有这个政策,中国很可能已经栽在了人口问题上!而且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西方的多党制都不适合中国。东西方文明、政治理念等方面都有明显的差异。只有一党制才能有效的控制人口、发展政治、经济,与腐败做斗争。

 

- 所以您的意思是,有可能适合美国的政策、体制等不适合中国?

- 对,我正是此观点的拥护者。美国曾尝试将其使用的自由模式的国家管理形式推广至全世界每一个国家。他们现在也依旧在推广。这也是美国人最根本的错误。即使是在最适宜的条件下(况且条件有限!),一个国家也不可能生搬硬套美国模式。中国更是不可能,因为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典型的东方中央集权制国家。在这样的国家推广美国的“自由,民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中国现有的政党制度才是最符合中国国情的。其实,每个民族都有其固定的发展轨迹。任何尝试偏离轨迹的行为都会导致严重后果。北非和中东地区国家都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中国人对国际推广的、强加给中国的发展模式很敏感。中国也会一直按照现有的道路走下去,确保政权符合中国国情,确保所走发展之路适合中国。在中国也有私有制,也有多元经济,省份之间、领导阶层间也存在良性竞争。为协助国家管理,群众自发成立了一些组织,比如企业家协会等。而且,正是这些组织协会决定对外的出口策略,以促成大规模合作项目(与日本,韩国等)。

 

- 前不久,我在辽宁省外经贸厅参加了一次活动。活动上讨论了中国对俄出口方面的问题。在您看来,俄罗斯需要中国的劳动力吗?

- 为完成大型合作项目,我们当然需要中国专家的帮助。但一定是按高标准选择的专家,同时也要解决非法移民、入境等问题。非常遗憾,近期,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的劳动力锐减。前来打工的独联体国家居民也无法填满空缺。当地居民数量有限,无法完全满足社会对劳动力的需求。所以,中国劳动力在此时能够为我们提供莫大的帮助。但我要再强调一遍,这里的劳动力一定是在地方和国家法律控制范围内的合法劳动力。也要对劳动力进行深入检查,因为现阶段部分执法部门内存在腐败怠工等问题,对劳动力的排查力度也不够。

 

- 至于劳动移民,我们肯定是要在农业、建筑等领域吸收部分劳动力的。

- 从见面会、采访来看,中国政府对“中国人非法移民远东”这个问题也持反对态度,也在出台政策控制出境。您认为,中俄可能在该问题上合作吗?

- 当然了,这样的合作是非常必要的!但也有几点需要说明。中国的确对大型合作项目有浓厚的兴趣,但在他们眼中项目资金全部由中国提供,劳动力也必须使用中国劳动力。这样的条件对俄方不利,制定合作方案时应考虑到双方利益。尤其是在建筑领域。

- 尽可能做到“合资”。工人也应该由中俄双方共同雇用。这就有产生了另外一个问题:中俄工人的比例与素质问题。在签署合作协议的同时,不得不考虑的还有环保问题:产品本身以及生产过程是否环保。众所周知,中国的环保问题都很严峻。来俄罗斯务农的中国农民还用他们在中国的那一套在俄罗斯种植(多数为蔬菜等)。关键他们也没掌握什么其他方法!这种方法的使用直接导致农业问题或土壤盐碱失衡。但总的来讲,这种合作是当下的趋势。我们不能在农业合作上拒绝中国,环保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只要提高中国劳动力的环保意识,发挥俄罗斯劳动力的带头作用(没有俄罗斯劳动力很难实现双方合作),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就可以有效地解决环保问题。

在与西伯利亚地区发展合作问题上,我认为,既然政府没有充足的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企业也没有足够的周转资金,那么拒绝中国投资,拒绝中国劳动力(高素质劳动力)是不明智的。有没有如何使用来自中国的资金、如何动用中国劳动力发展远东与西伯利亚地区的既定方案?还是要由中俄双方制定合作计划?

- 遗憾的是,并没有既定方案。我们也有一些长远计划,但这并不足以吸收中国对远东及西伯利亚地区投资。因为中国投资商对向俄罗斯东部基础设施建设并不感兴趣。在他们看来,澳大利亚、北美、甚至地球上一些偏远的国家有着比俄罗斯更为良好、稳定的投资环境。他们对邻近的远东及西伯利亚的投资兴趣不足,因为无论是对中国投资者还是对俄罗斯投资者来说,俄罗斯整体的投资环境并不理想。连俄罗斯中部的一些大型投资商都不想把几个亿投到俄罗斯东部道路、桥梁、隧道的建设中,就更别说中国投资商了!所以当下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有没有投资意向”的问题,而是如何改善远东投资环境的问题。同时也应该在中国投资平台上对我国远东及西伯利亚地区的发展潜力进行大力宣传。虽然困难重重,但在中国还是有潜在投资商的存在,尤其是来自东北地区的(哈尔滨、沈阳),因为东北地区与远东及西伯利亚地区为邻,彼此更为了解。根据前段时间媒体的报道,辽宁的部分企业将共同出资1.5亿美元在哈巴罗夫斯克地区苏维埃港湾建立港口特别经济区(vedomosti.ru/companies/news/16216721/kitajcy-gotovy-vlozhit-150-mln-v-portovuyu-osobuyu#ixzz2hk2oOc00)。

吸引中国人的不仅仅是大型合作项目,还有农业、社会建筑等领域的合作。但如果要让一个中国投资商真正对俄投资,就要在俄罗斯创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让投资商切实感受到在俄罗斯投资比在中国更有利。与其说是投资条件吸引投资者(所谓条件也就是充足的原料和低廉的水电),不如说是中国投资市场上激烈的竞争迫使投资者将目光转向俄罗斯。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各省省长以吸引投资商到本省投资来提高个人业绩,但俄罗斯的官员没有这样的责任与义务,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力。

中国投资商对俄罗斯的投资额仅占中国对外投资额的0.7%。由此可见,中国主要还是向其他国家投资。但2012年亚太会议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召开后,中国对远东地区的投资情况发生明显好转。同时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访问伊尔库茨克州也改变了中国商业界对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的看法。张德江委员长在与伊尔库茨克州州长的谈话中指出,伊尔库茨克州同中国各省份间的年贸易额高达100亿美元。这个数字给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俄罗斯其他联邦主体也会向伊尔库茨克州学习的。

 

- 在您看来,在众多联邦主体中为什么张德江委员长选择了访问伊尔库茨克州而不是俄罗斯经济最发达的地区?

- 其实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看到在伊尔库茨克地区有很多资源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这激发了他们合作的愿望。中国人非常清楚,伊尔库茨克不仅是东西伯利亚的中心地带,也是水电资源和铝矿的丰富产地。中国恰恰对此有着浓厚的兴趣。我不是很清楚张德江委员长与伊尔库茨克州州长谢尔盖﹒叶罗先科会谈的具体内容,但我知道中国人非常重视淡水资源问题,讨论了从俄罗斯购入淡水资源的可能性。或许这也是张德江委员长来访的目的之一。还有很多原因都能够充分地说明为什么张德江此次来访选择了伊尔库茨克。当然了,对于伊尔库茨克州而言,这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因为吸引中国投资商在伊投资在很大程度上能够推动伊尔库茨克州快速发展。伊尔库茨克州州长亲自和张德江委员长会面为中俄之间的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为中国人很看重政治上会面双方社会地位是否相当。和张德江同行的还有中国的大投资商和中国某些部门代表。所以我认为,这次中俄双方签署的合同将大力推进伊尔库茨克州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我想给伊尔库茨克州的领导们提一个建议:建议他们联系远东研究院制订与中国的合作方案。远东研究院一定会全方位考虑到包括经济、投资、移民、劳动合作等方面在内的所有因素,研究制定出最适合中国与远东及西伯利亚地区合作的方案。

现今俄罗斯最优秀的对华专家都就职于远东研究院!这里有150多名终生都在研究中国的经济学家、政治学家、历史学家。他们了解中国,会讲汉语,了解中国人。他们中有许多人曾在知名经济机构和外交机构工作过。在远东研究院有专门研究远东与西伯利亚地区同中国邻近省份间经济往来的专家。所以,在诸多专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的研究所一定可以为伊尔库茨克州同中国的合作研发出一套互惠互利的有关自然和人力资源合作的最佳方案。

 

- 您想对我们杂志的读者说些什么?

- 我还想要强调一点,俄罗斯各地区除了在经济上与中国合作之外,还应积极与中国在文化教育领域进行交流。对中国与俄罗斯的未来发展而言,文化与经济并重。俄罗斯主教基利尔访问中国时受到了最高礼遇,这在俄罗斯人民中引起了良好的反响。这次出访也成为了中俄文化交流的重要内容。此次出访是基利尔主教近三十年来第一次踏上中国这片土地,所以此次出访意义非凡。中国政府也很好地利用本次机会推动了中俄之间在文化领域的交流与发展。在北京有一个俄罗斯天主教堂。三百年以来这座教堂一直扮演俄罗斯宗教与中国文化之间的桥梁角色。这座教堂是一个以宗教为基础的俄罗斯文化传播中心。俄罗斯文化以俄罗斯电影、文学、文化交流活动、宗教等形式再次回到中国人民的视线之中。这种趋势对全中国都至关重要,尤其对中国东北地区与俄罗斯为邻的城市(哈尔滨、沈阳等)而言。

 

 

 

Партнеры

Российский центр при Китайской ассоциации по развитию предприятий за рубежом
Русско-Азиатский Союз Промышленников и Предпринимателей (РАСПП)
Межрегиональный совет Российско-Китайского комитета дружбы, мира и развития
Фонд «Дом русско-китайской дружбы»

 

 


Фотографии Китая

Господин Синь Чживэнь Производство чая: Провинция Хубей   Общепризнанно, что Чайный путь начинался в Ханькоу. Сегодня этот древний город, вместе с городами Уч ...

Великая Китайская стена (长城) Великая Китайская стена (长城)   Крупнейший памятник архитектуры. Проходит по северному Китаю на протяжении 8851,9 км (с учётом ...

Яньтай Города провинции Шаньдун   Вэйхай 威海 Яньтай 烟台 Жичжао 日照 Циндао 青岛

Население Китая 2018

Статусы AliExpress



Китай: Города и провинции

Россия: Федеральные округа




 
 
 
© 2008-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