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итай : главная
Журнал «Россия и Китай» издается в рамках проекта «Евразийское иллюстрированное обозрение».
Журнал "Россия и Китай" №22
Журнал "Россия и Китай" №22 в формате 
PDF (8Mb) Об издании
Вход

中文

武汉近代史上首次最高规格的国际会晤

2013年3月2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俄罗斯,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作了《顺应时代前进潮流 促进世界和平发展》的精彩演讲,讲演中他特别提到,17世纪的“万里茶道”是联通中俄两国的“世纪动脉”。 习近平主席所说的“万里茶道”,当年俄国人称为的”伟大的中俄茶叶之路”。这条茶叶之路延续了中俄两国之间两百多年的商贸友谊。万里茶路的起点是中国的汉口。

《尼古拉二世皇帝陛下东方旅行记》插图:汉口迎接皇太子,皇太子在长江游览

张张之洞会见尼古拉二世的晴川阁

美国人罗维廉博士在他的专著中有这样一句名言:“茶叶是汉口存在的唯一理由。”中国茶史专家说:“世界因茶而认识了汉口。”有”四大名镇”之称的汉口,确是因茶而兴,因茶而盛的。于是,汉口被中国商人叫作“茶叶港”;被英国茶商称为”世界茶叶港”;而在汉口经营茶叶生意半个世纪之久的俄国茶商们,则习惯将汉口称之为伟大的东方茶港。说来,东方茶港的得名,源自于122年前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俄国皇太子尼古拉与两湖总督张之洞的会见,中国文史专家称,这次会见是武汉近代史上首次最高规格的国际友好会晤。由于年代久远,这段历史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我们通过查阅俄罗斯国家档案馆文献和湖北的文史资料,并走访有关方面的专家学者,终于触摸到了这段已淡出人们视野的过往云烟,揭开了这个事件尘封百年的历史面纱。

时光倒回到一个多世纪前的1890年,俄国皇太子尼古拉,为了完成即位前的例行国外旅行,宫廷为他拟订了涵盖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埃及、希腊、印度和中国的旅行路线。这位年仅22岁的俄国皇太子和他最好的朋友希腊王储格奥尔基,以及随员组成了一个30人的“旅游团”,自1890年11月起,从冰雪覆盖的彼得堡出发,开始了一次横跨欧亚两大洲的长途旅行。1891年4月抵达中国。1897年在俄国彼得堡出版的乌赫托姆斯基所写的《尼古拉二世皇帝陛下东方旅行记》对皇太子的此次之行有较详实的记载,作者在书中称:尼古拉是俄国沙皇皇室中第一个到过亚洲的人。

在他仅有的这次中国之行中,皇太子最初拟访问数个中国港口,来华途中行程几经更改,惟汉口始终未变。皇太子为何必到汉口,原因有多种:汉口俄租界是俄国人在中国开辟的第一个租界;汉口有众多俄国茶商的洋行和茶厂,并设有俄领事;参加一家俄商茶厂的周年庆典,会见阜昌砖茶厂厂主、他的表兄J·K·巴诺夫;当然更为重要的是,汉口是维系中俄茶叶贸易最重要的港口和基地。 从19世纪中期开始,俄国人就来到汉口做茶叶生意,随着“万里茶路”的繁盛,当时的俄国茶商几乎独占了汉口砖茶市场。其后,汉口俄国茶叶贸易公司多达数十家,其中顺丰、新泰、阜昌、源泰四家财势最大,被称为汉口“四大俄商洋行”。俄国茶商在汉口茶市创造了半个世纪的黄金时代。

可能正是这一系列的原因,俄国王储一行结束粤地访问后,立即动身,由广东取道福建直下汉口。关于如何在汉口接待皇太子,两湖总督张之洞早已收到总理衙门的指示:“优加款待”。于是,张之洞立即决定,在省城外塘角防营边建造东西牌楼。租界各华商在码头上搭盖西式方亭,中央高悬俄国国旗,四周悬英美德法各国国旗。马路两边皆立白色木竿,拉上丝绳,上悬彩灯。

1891年4月20日清晨,俄国船只驶抵汉口码头。皇太子一行乘坐的客轮由两艘俄国军舰护送,在张之洞向南洋海军借调的”保民””测海”两舰陪同下,缓缓地驶进汉口江面,此时,俄国军舰鸣炮21发,武昌塘角防营如数鸣炮回敬。当日,武汉百姓结队前来的参观者不绝于道。

这天,俄国皇太子“头戴白冠,上缀鸟羽.约尺许长,身穿金绣红衣外罩,湖色灰鼠大衣”,缓步而行。王储一行由中国乐队开道,随后是俄国乐队。皇太子上岸后,换乘黄缎圆式金顶轿,行至晴川阁园门外,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张之洞朝服相迎。两人略事寒暄,携手入阁。皇太子仔细参观一切陈设,登楼遥览江中风景。此时中俄乐队齐奏,欢声悦耳。半小时后,宴席摆好,各自入坐。张之洞就主位,俄国太子居首席,依次是希腊王储、俄国亲王、长江水师李成谋及所属武官,接下来是俄国领事与译员。餐桌上既有中国杯筷,也有外国刀叉。席上熊掌、燕窝及烧烤共20余种,点心共进8次,中外名酒齐备。皇太子品尝了中国的玫瑰露和汾酒。酒过三巡 ,张之洞起身致辞,”贺俄皇康泰,祝太子一路顺风”。皇太子拱手致谢,”祝中国皇帝、大臣福寿康宁”。

力倡洋务运动而名震中外的两湖总督张之洞,在长江边的千古名楼——晴川阁摆下迎宾宴,如此盛情款待俄皇太子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也就是后来的俄罗斯帝国的最末一代沙皇——尼古拉二世。除了两国交好的程式礼节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商谈以汉口为起点的华俄茶叶贸易。鼓励口外通商,力促外资引进,是张之洞推行改良新政的重要决策之一。因为在张之洞的心目中, 汉口茶务不仅“关系两湖商民生计”,更直接“关系南北两省商务大局”。

友好交谈中,张之洞对华俄两国之间茶贸甚为赞赏,皇太子对此也表示十分感谢,并称他喜欢喝汉口茶,还讲到他在国内就知道,贵国有个大汉口,是一个闻名于世的东方茶叶港,早就想来看看,今日登楼一览,果然蔚然壮观,此次汉口之行,深感万分荣幸。

迎宾酒宴中还特地安排了一位妆扮俏丽的名伶,弹唱古曲《滕王阁序并诗》,由之,皇太子情不自禁地背诵起俄国诗人普希金名诗《皇村怀古》中的名句。辜鸿铭将诗句内容翻译给张之洞。张之洞听后,一时诗兴大发,于席间即兴赋诗 “日丽晴川开琦席,花明汉水迓霓旌”书赠俄国太子,并嘱其门生将诗刻于石碑上,此诗手迹拓片,至今还存于晴川阁。张之洞与皇太子两人谈得十分投机,竟从下午3点钟席散,谈至5时。客人告辞,张之洞送到晴川阁园门外,炮声乐声一时大作,皇太子坐轿回船。

第二天,新泰砖茶厂为庆祝建厂25周年,在位于汉口列尔宾街(今兰陵路)的新泰茶叶公司举行了盛大的纪念庆典。俄皇太子尼古拉以及他的旅伴希腊王储格奥尔基是最尊贵的来宾。当日,汉口新泰砖茶厂的两位厂主——托克马可夫和莫洛托可夫,阜昌砖茶厂厂主、皇太子的表兄J·K·巴诺夫,还有其他在汉口的俄国茶商,都兴高采烈地出席了此次“百年难遇”的“觐见”活动。J·K·巴诺夫代表俄国茶商向皇太子介绍了他们在汉口从事茶叶生产取得的骄人业绩,并一再强调说,是汉口的东方茶港造就了他们的辉煌。 俄国皇太子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听了很高兴,即兴祝辞,讲话的最后,皇太子连说了三个“伟大”。他说:万里茶路是伟大的中俄茶叶之路;在汉口的俄国茶商是伟大的商人,汉口是伟大的东方茶港。从他这番热情洋溢的讲话,尤见其对汉口茶的钟爱和对汉口东方茶港的高度评价。从此,”东方茶港”这个名称在俄国茶商中流传开来,这可能就是汉口被称为东方茶港名称的由来吧。

在频频的举杯和祝酒声中,皇太子还许诺,捐赠一座东正教堂给俄国侨民。于是才有了至今保存完好、矗立在汉口鄱阳街、天津路口的“汉口东正教堂”(原名叫“阿列克桑德聂夫堂”)。其实,教堂是后来俄国茶商募捐和集资兴建而成的,当时皇太子的捐赠只是一个美丽的许诺。1998年,东正教堂遗址被列为武汉市文物保护单位。今年11月,武汉市有关方面为保护历史建筑及其承载的珍贵文化,正在对教堂进行全面维修。除东正教堂外,在汉口的旧俄租界里,那些因茶叶而兴的建筑仍默默伫立:巴公房子、李维诺夫别墅、新泰洋行、阜昌路(今南京路)……从这些地名和这些老房子,我们仍然可以追寻到当年老汉口作为“东方茶港”的繁华和辉煌。

(亚历山大·伊利因为俄罗斯联邦旅游署副署长,俄罗斯伟大的万里茶路(非商业团体)研究会会长;孛·乌兰娜为中国中华茶人联谊会副秘书长,内蒙古万里茶路协会 会长)

Партнеры

Российский центр при Китайской ассоциации по развитию предприятий за рубежом
Русско-Азиатский Союз Промышленников и Предпринимателей (РАСПП)
Межрегиональный совет Российско-Китайского комитета дружбы, мира и развития
Фонд «Дом русско-китайской дружбы»

 

 


Фотографии Китая

KW2X1301 Форум 2015   Форум прошел 21-22 апреля 2015 г. в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резиденции «Дяоюйтай» (Пекин, КНР) В рамках дел ...

Канатная дорога на Тайшань Тайшань   Тайшань — гора в китайской провинции Шаньдун высотой 1545 м. Гора ...

Яньтай Города провинции Шаньдун   Вэйхай 威海 Яньтай 烟台 Жичжао 日照 Циндао 青岛



Население Китая 2017  Статусы AliExpress



Китай: Города и провинции

Россия: Федеральные округа




 
 
 
© 200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